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法官随笔
你激励了我
作者:上海法院  发布时间:2017-04-10 09:56:10 打印 字号: | |

又是一个春天来了,颈椎开始不由自主地疼起来。

犹记两年前的那些夜晚,不停地写,不停地写,写到脖子麻木,窗台上的小花默默看着我。

那是儿子从小区采摘而来的无名小花,播种在自家花盆里,渐渐发芽,渐渐绿意盎然,然后绽放。只是花期很短,夜晚绽放,清晨凋谢,只有短短12小时的生命。

有一天写得实在累了,洗了把脸,然后走到窗台看外面的灯光,这才发现小花的枝叶已长到我的肩膀处,那红色的花朵正朝着我淡淡开放,仿佛一个用心陪伴我的朋友。我的心里顿时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

以前看过一个短片,叫《In The Fall》(《降落》),讲的是一位主人公不慎从高楼上坠落,在他坠楼的整个过程中,他不停地回忆着自己的人生,最后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有很长一段余生是在数十年如一日地枯燥生活,于是,他欣然接受了自己走向死亡的结局。

“Some people die at 25 and aren't buried until 75."(一些人死于25岁,葬于75岁。)我们的人生是这样的吗?莫名其妙地来,无可奈何地活,最后不知所以然地死去?

我用手机给小花拍了一张近照,然后重新坐回书桌旁,继续沿着被习近平总书记称赞为“公正为民的好法官,敢于担当的好干部”原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邹碧华留下的脚印,跟着他一步步“走”完人生。

写一个人的一生是奇妙的,尤其是写自己认识的人。现在觉得叔本华的话非常有道理:“当你回顾一生时,它看似规划好的剧情;但当你身临其境时,实际情况却是一团乱,只是一个接着一个而来的意外。事后,你再回顾它时,它却显得那么完美。因为,那是你自己的道路,从没有人走过,也没有任何先例可循,所以发生的每件事情都那么令人惊讶而适时。”

然而,我的感悟还不止这些。

还记得新书发布后,我去邹院长老家江西奉新签售《邹碧华传》,阳光明媚的市民广场上,邹院长的高中班主任、奉新一中老校长刘屏山老师坐在轮椅上拉着我的手,眼里含泪。

接着,整个县的政法干警拿着书排起长龙般的队伍,一个个等着签名。突然,有一位中年法官在我签完字后朝我鞠了一躬,哽咽地说:“谢谢你,严老师,谢谢你还给我们一个活生生的邹院长,我以前听过他的课。”她最后的几个字已经因为哽咽得厉害而发不出声音,当我正准备细问时,那位法官已经擦着眼泪转身离去,阳光洒在那件黑色的制服上,熠熠发光。

不久,我来到黄浦区“书声部落”组织的“信仰与同行”读书会。之前的五位主讲者在台上各自介绍他们喜欢的书籍,台下坐着来自各地的爱书人。我正准备上台,组织者悄悄走到我的身边耳语:“严老师,您讲得多一些,千万不要删减,之前彩排的时候我们都特别喜欢听邹院长的故事,请您千万要讲多一些,时间晚了没关系。”

于是,原本15分钟的主讲,我讲了40分钟,接着我播放了邹院长的讲课视频。台下的倾听是那么宁静,邹院长的书房照片撑满了整个舞台屏幕,他微笑的脸庞和激昂的声音感染了所有人。

“那不是演出,也绝不是技巧,那是发自内心的最真实的情感,建议大家能够回看今天的现场视频。”读书会结束后,组织者兴奋地给我发来了台下听众们的聊天记录。他们都是不认识邹院长的陌生人。

“在追求人类精神价值的道路上,我们有时候会感觉孤独,但只要我们真的踏上这条道路,我们会发现,其实我们并不孤独。”邹院长曾经在他的党校笔记本上这样写。

是的,在这条道路上,我看到了更多的“邹碧华”,更多有着和他一样优秀品质的人。曾几何时,一位艺术界的老前辈,为了探讨如何塑造邹院长,把《邹碧华传》的所有篇章都一一贴上提示纸;一位获得过国际大奖的导演,为了感受邹院长的气息,整晚整晚地聆听邹院长的讲课;一位年轻的法律人,为了给法院里的同行介绍邹院长,用了两个晚上给《邹碧华传》做出了思维导图和书目清单;一位基层法院院长,在读完《邹碧华传》后,亲自组织青年法官进行职业规划探讨,并启动了针对团员青年的“青桐计划”;还有上铁法院,来自五家法院的行政庭庭长们,在司改体制改革带来的变动中,依然热情执着地工作,即将退休的老法警仍然认真地站好最后一班岗……

“人生本来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所以我们要给人生设定一个意义,在无限接近这个意义的过程中,人生的意义也就实现了。”邹院长在他读的《生命的意义》一书中这样写。

感谢您,邹院长!我在这两年里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在您的精神激励下,锐意进取,甘于奉献,克己奉公,兢兢业业努力,为建设法治中国添砖加瓦。那首您很喜欢的《You raise me up》,仿佛正是无数人在告诉您的心声: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当我失意低落之时我的精神 是那么疲倦不堪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当烦恼困难袭来之际我的内心 是那么负担沉重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然而 我默默的伫立静静的等待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

直到你的来临片刻地和我在一起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你激励了我故我能立足于群山之巅。”

(作者单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宣处)

(责任编辑:高明生)

来源:上海法院网
责任编辑:上海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