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崇明 世界级生态岛上的“司法美颜师”
作者:上海法院  发布时间:2017-08-08 10:38:58 打印 字号: | |

/Users/fengmiaomiao/Desktop/屏幕快照 2017-07-31 上午8.43.50.png报记严剑漪 讯员 曹彩雲

崇明,1200平方公里,位于长江入海口,面积占上海的五分之一,是世界最大的河口冲积岛和中国第三大岛。20166月,这块世界级生态岛上成立了上海首个环境资源审判庭——上海市崇明县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以下简称崇明法院环资庭)。如今,一年多过去了,这家环资庭的运行情况如何?

专业团队的快、准、专

环资庭相较于别的业务庭有一个特点,它采取三合一的专门审判模式,凡是涉及环境资源的民事、行政、执行案件都集中在一个庭,法官在实体法适用中,不仅需要了解基本的法律法规,还要了解涉及土地、滩涂等条例规章,这对法官本人的知识储备、法律素养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崇明法院环资庭庭长朱胜范每次回想往事都感慨万千。

2016年,崇明法院开展了一次调研,发现涉环境资源类的案件数量虽然相对较少,但案情常常具有复合型和牵连性的特点,危害程度较高,案件的社会影响力也较大。崇明法院院党组立即召开会议,专题讨论了环资庭人员的配置情况,决定调取业务条线的办案标兵组成环资庭。

目前,崇明法院环资庭由三人组成,庭长朱胜范具有长达20余年的办案经验,法官董晔和法官助理史国兴是民事、行政条线的业务骨干。在案件审理中,环资庭有时会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邀请民事条线的资深法官和具有环保专业知识背景的人民陪审员来共同组成“1+X+Y”的合议庭模式,提升环资庭专业审判的能力。

对于部分执行案件,我们还会主动与执行局法官召开联席会议,对执行风险综合评估,严格把控终结执行程序标准。朱胜范说。

201112月,原告崇明海塘管理所与被告黄某就滩涂资源签订了《鱼塘承包合同》,三年后,双方在续签合同时,因承包费用标准没有取得一致意见而未能续签成功。此后,被告长期占用鱼塘并不缴纳费用,无奈之下,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退还鱼塘。

滩涂是崇明地区环江靠海形成的地貌特征,是候鸟等野生动物宝贵的栖息之地,也是崇明整个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随着《崇明十三五规划》的出台,滩涂资源的开发利用越来越严格,而滩涂管理职能部门在依法收回滩涂时,往往会与滩涂承包方产生较大争议。

崇明法院环资庭受理该案后,由庭长朱胜范、一名民事条线的资深法官、一名具有环保专业背景的人民陪审员组成合议庭,最终,法院判决双方解除鱼塘承包合同,同时责令被告返还鱼塘。

据统计,自崇明法院环资庭成立以来,该庭共受理案件75起,其中,资源类案件11起,占15%,案情涉及滩涂湿地承包、征收、水利设施修建补偿等多种情况,大部分都是重大、疑难、复杂、敏感型案件。

对于这些复杂案件,我们往往由院长、审委会委员亲自担任审判长,这样既能发挥他们的审判经验优势,又实现了他们在司法责任制中的审判管理和监督职能,从而更好地传递环境资源保护的理念。朱胜范微笑着告诉记者。

除了合议庭的高精尖,崇明法院环资庭也高度重视和专业部门之间的合作,就案件审查执行过程中发现的难点,通过开展个案协调会、疑难案件研讨会和类案专题会等形式,与申请执行机关加强沟通交流,努力达成共识。

环资执行的访、谈、联

判决固然重要,但如何把握法院依法裁决与被执行人合法利益之间的,这是崇明法院环资庭面临的另一个巨大挑战。

记者了解到,在崇明的建设过程中,农村群体性畜禽养殖污染较为突出,这些养殖往往靠近居民集中区,河网密布区域,缺少必要的环保配套设施,一旦污水排放不当,就会严重影响周边空气、水源。在环资庭受理的75起案件中,畜禽养殖涉污28起,占37%

20175月,崇明法院环资庭受理了一起环保案件,张某在崇明租借土地用于生猪养殖,养殖场有1270余头猪。虽然建有两个化粪池,但猪粪依然露天堆放,臭味难闻。

畜禽养殖是崇明很多农民的主要经营项目,这类案子不像滩涂类案件,后者大多签订了合同,合同到期后可以依法处理。但养殖类案件不同,如果立即关停养殖场,稍微一个处理不当,就极易引发群体性纠纷。朱胜范说,当他带着团队进行实地走访和勘察时,常常听到养殖户们的一句话:我们也很支持崇明生态岛建设,但是养猪场几千头猪,我们靠它们赚钱,现在要关,真的很难。

怎么办?环资庭决定与环保职能部门共同商讨行政机关行政处罚决定的合理性和可行性,并制定相应的舆论预警预案。

在法院的积极沟通下,养殖经营户与环保局、农委、村委会等部门达成了生猪退养补偿方案,养殖经营户按时间节点逐步减少肉猪存栏量,相关部门则引导养殖经营者从事其他非涉污行业,最后,涉污畜禽养殖场全部停止使用。

处理涉污畜禽养殖户的纠纷有了模板,那么废塑料再加工污染案件、混凝土搅拌站和建筑垃圾在运输中转过程中产生的扬尘、噪声污染的案件怎么处理?

生产设备易拆易建,而被执行人多为流动人口,他们往往选择隐匿行踪、临时关停、择址重建等方法来逃避处罚,监管的难度很大,污染常常会出现死灰复燃的情况。审理过此类案件的法官董晔翻开一本卷宗对记者说。

20164月,崇明环保局对某水泥制品厂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负责人倪某停止商品混凝土生产线等生产设备的使用。20171月,环资庭送达《行政裁定书》,责令厂方相关项目停止生产使用并进行查封。

一个月后,环资庭法官再次来到水泥制品厂进行执行回访。这么冷的天,没想到你们还专门跑两三趟过来,真是太辛苦了,我们会经常监督的,及时向法院反映。周围的群众被感动了。

据了解,目前,崇明法院环资庭通过立案登记建立了一套被执行人档案,对被执行人的配合执行情况及环境危害程度进行等级评定,对个别污染严重、重复生产可能性大的企业进行高度关注。对于已执结的案件,环资庭有专门的回访机制,法官常常不定期进行企业现场查看、电话回访、周边走访等。如果有群众举报被执行人有违法行为,环资庭将立即查询该被执行人的历史档案,检索其有无违法前科,然后制定相关执行预案,通过公布失信人员名单等方式强化执行效果。

据统计,崇明法院至今共受理执行案件30起,执行完毕22件,占73%,回访率100%

察思考:探索生态环境保崇明模式

201766日,一场由崇明法院、上海市法学会、华东政法大学共同举办的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视域下环境资源司法保护研讨会在崇明岛上召开,来自上海、江苏、福建等地的环境资源法学知名专家、学者、资深法官、律师近百人,围绕环境资源专业化审判团队的构建、环境资源司法与行政的协调联动机制建设、行政机关环境行政命令的执行路径等主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研讨会当天,崇明法院正式对外发布了上海首份《环境资源专门审判绿皮书》、《关于为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提供司法服务与保障的意见》两份文件以及《环境资源案例裁判精要与评析》一书,崇明法院院长米振荣与华东政法大学党委副书记应培礼共同签署了《华东政法大学与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合作框架协议》,并为环境资源审判调研实习基地揭牌。

根据上述合作框架协议,崇明法院和华东政法大学将建立合作交流平台和定期联络机制,开展环境资源审判专门化标准研究,共同发布研究成果。同时,双方还将通过人员之间的互相挂职、相互授课,以及举办学术报告等形式,加强人才交流,共同培养环境资源的审判人才。

今后我们将继续深化院校合作机制,推动环境资源理论与实践协同发展,不断提升学校对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力。应培礼说。

参加此次研讨会的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副会长郑少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环境资源审判团队的专业化、专门化问题涉及法院内部关系,为更好地推动环境资源专门审判的发展,法院可以借助于专家证人、专家陪审员制度的完善,协调好外部人员与审判权运行的关系,同时注重完善环境公益诉讼制度,使其在环境司法中充分发挥作用。

记者了解到,目前,崇明法院在审理环资案件时常常会碰到如何保证执行到位的难题。比如,对于行政机关向法院申请执行环境行政命令的,法院在审查合法后,应由哪个主体实施执行,才能更好地保证执行效果?

强制执行权和强制执行的实施不是同一个概念。法院的执行不能仅靠自己的力量,法院审查后决定执行仍需要一个配合机制。上海高院行政庭庭长李健介绍,上海法院已在全国率先提出了裁执分离的概念,经过几年的探索,现已趋向成熟,向环境执行方面予以扩展具有可行性。法院负责对行政执行申请,从合法性、合理性、社会风险可控性及最后的可执行性等方面进行审查,在这些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法院裁定决定准予执行,交由相关政府部门实施,这样有利于行政行为的真正实现。

据悉,对环境资源行政命令的执行实行裁执分离,既能缓解法院执行工作压力,也能有效满足环保部门的执法要求,更能凸显法院的中立地位。因此,裁执分离将成为化解环境行政命令执行的一个突破口,同时,裁执分离所涉及的环保类强制执行案件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允许探索执行改革的案件范围,也符合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大背景。

如何进一步提供化解环境纠纷案件的司法路线图和施工图,打造出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态司法的崇明模式,需要我们以更多的担当和智慧去谋划。米振荣表示,今后,我们将以更高的站位、更宽的视野、更坚定的目标,汇聚国内外先进理论和实践成果,让环资庭乃至法院成为法治理论教学和研究的生动实践基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环境资源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来源:上海法院网
责任编辑:上海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