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上海 不断“PLUS”的“庭前独角兽”
作者:上海法院  发布时间:2018-01-18 09:27:37 打印 字号: | |

/Users/fengmiaomiao/Desktop/屏幕快照 2018-01-17 下午2.37.47.png/陈凤

在上海,有一个演说会名叫“PLUS”,有一群演说者被称为“PLUSER”。在这里,PLUS不是加号,也不是手机,而是由“Pro, Legal, Universal, Share”4个单词的首字母组成,意为专业、法律、大众、分享

20179月,上海法院团委和上海检察院团委联手打造了一场别开生面的“PLUS演说会150人报名,5个月筹备,10位决赛选手,21万人围观直播……这场燃爆法律圈的演说会,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一个属于青年人的舞台

刚才走上舞台的时候啊,有点儿穿越……”主持人周颖——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法官一上台就带着观众穿越回了两年前。

那是201512月,在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大法庭——第一届PLUS演说会现场。同一个舞台,同样的灯光,周颖束着高高的马尾,穿着白色衬衣和蓝色牛仔裤,以参赛选手的身份站在台上娓娓道来。看起来很有范儿,其实心里特别紧张,不知不觉间,手心里的PPT切换器都已经被汗浸湿。

这一次PLUS演说会,周颖以主持人的身份再次登台,已没有了那种紧张感,但还是有些许担心:昨个半夜小伙伴们还在群里鸡飞狗跳地讨论修改,今天能不能表现好?周颖不禁在心底捏了一把汗。

紧接着,10位进入决赛的PLUSER在现场数百名观众的注视下一一亮相。台下,有两个人屏气凝神地关注着台上的一举一动,看上去比选手还要紧张。他们是上海高院团委书记李则立和上海检察院团委书记楼俊——此次演说会的主要策划人。

比起前两届PLUS演说会,这一届最大的不同就是检察院的加入。今年年初,李则立找到楼俊,提出了法检两院的年轻人一起参加演说会的想法。楼俊关注PLUS演说会已久,两人一拍即合。

法院和检察院都不缺优秀的年轻人,作为青年工作者,我们有责任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机会和更大的发展平台,PLUS演说会就是这样一个平台。楼俊说。

活动通知很快下发到各个法院和检察院。根据前两次的经验,李则立估摸着这次大概能有50人左右报名。意外的是,他们竟然收到了150张报名表!

一个多月后,初赛在徐汇法院举行。由于人数众多,选拔持续了整整5天。《共享经济共享了吗》《围观法官剧的正确姿势,你真的造吗?》《杀人执照》《政府的男友力,有多少可诉?》……各种新颖有趣的选题令人眼花缭乱。此次选拔,李则立还特别邀请了往届的PLUSER以及相关领域的专家来做评委,对选手进行综合性的评分,思想性、表达能力以及自我风格的展现,这是PLUS演说会最看重的。李则立说。

最终,经过数周的讨论评选,上海二中院柳洋、松江法院张华麟、徐汇法院李晓萍、宝山法院曹丹、长宁法院刘彬华、上海二分检杨晶晶、浦东检察院李捷、杨浦检察院朱亮、崇明检察院黄鑫曌以及上铁检察院温雅璐脱颖而出,成为10位进入决赛的PLUSER

此时距离决赛还有3个多月,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呢?

痛苦的蜕变

太揪心了,像被扒了几层皮!

说这话的是张华麟,松江法院执行局的一名法官助理。出生于1987年的他是这届演说会中看上去最少年老成的,幽默感极强的他经常自嘲:做执行的都比较显老。

接到进入决赛通知时,张华麟感到非常惊喜,然而,挣扎痛苦很快就盖过了欣喜之情。演说稿改了十几稿,两个大男人经常聊讲稿聊到半夜,每每看到刚背熟的讲稿被改得面目全非,特别心痛

也想过放弃,但当初是我自己主动报名的,放弃的话一定会后悔。张华麟暗暗对自己说: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爬完。

与张华麟一样,每个选手都有各自的痛点。令上海二分检公诉科的杨晶晶最头大的,是身上浓浓的主持范儿。说话字正腔圆的杨晶晶以前经常参加演讲、担当晚会的主持,逐渐形成了一到台上讲话就一动不动的习惯,播音腔也比较浓。为了改变演说风格,杨晶晶不断反复练习,对着镜子练、对着同事练、对着家人练,有时还把自己的演说录下来,从观众的角度来检验演说能否打动自己、吸引自己。

长宁法院民三庭的法官助理刘彬华是第二次参加PLUS演说会了。第一次参赛时,由于选题不贴近工作,准备也不够充分,演说到一半就断片了,在他心中留下了遗憾。此次参赛,刘彬华憋着一股劲,一定要把自己的风格展现出来。

短短数月的训练期间,有的选手PPT打磨了十几个版本,演讲稿前后改了20稿,从终稿最终稿一定是最终稿,不断修改甚至推翻重来,还有语音语调、表情仪态等细节,全都逃不过李则立的火眼金睛

在李则立看来,演说是达成沟通非常有力量的方式,这种能力并非天生,是可以通过后天训练达成的,PLUS演说会就充当了这样一个训练场。我们希望每位PLUSER都展现最好的自己。他强调。

针对PLUSER各自的风格,李则立找来了往届PLUS演说会的元老进行一对一指导。张华麟语言风格非常幽默,第一届PLUSER周颖和他搭档极为合适;徐汇法院李晓萍主题是人工智能,与第二届PLUSER黄宏宇选题一致,相信可以为她提供不少有价值的建议……作为教练,黄宏宇对本届PLUSER颇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去年觉得被虐得很惨,今年他们被虐得更惨。他边笑边说。

1350分,李则立低头看了看手表,距离决赛开始还有10分钟。舞台一侧的“PLUS”灯格外吸睛,选手和后台工作人员已准备完毕,腾讯直播全部到位,会场座无虚席。一切就绪,只等PLUSER们精彩亮相。

尽情展示你们自己吧!李则立在心里默念道。

Show Time

加油,打响第一枪!第一位上场的是浦东检察院的李捷,她手心微微冒汗,悄悄为自己鼓劲。

身着一身简约白衣,气场干练的李捷出场了。开篇她就将观众带入了一个犯罪现场:2005年,哈尔滨连续发生24起恶性强奸案,案发现场都提取到了嫌犯的DNA,但嫌犯被控制后,类似案件又发生了,现场出现了一模一样的DNA,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借助一个个曲折离奇的故事,李捷大胆地打破了证据之王DNA”的神话,带领大家走出不想、不敢、不知如何去质疑DNA证据的误区

第二个上场的张华麟现身说法,拉家常般聊起执行中碰到的故事,为破解执行难开出了智慧执行与执行智慧的配方人工智能的背景下,有人说执行法官是不是可以下岗了呢?我今天就想告诉大家,在信息化、智能化不断得到加强的今天,人依然是最灵活、最机动、最具善心的。

崇明检察院检察官助理黄鑫曌关注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捕猎麻雀、鹰隼、野兔入刑案件,呼吁不要让人类成为最后一种动物。杨晶晶与大家探讨,当共享单车的热度碰到法律的尺度,会碰撞出什么样的故事。宝山法院曹丹从好声音讲到爸爸去哪儿,追问综艺节目模式的版权边界。杨浦检察院朱亮从自己与妻子对话中引发的误会展开,直击司法沟通的透明度错觉……最后压轴出场的刘彬华用一个分橘子的故事牢牢抓住观众的注意力,不经意间点出主题:真实的司法世界中,司法工作者需要更多实践的智慧,将纸面的文字理论知识转化为活生生的现实秩序知识。

演说给观众带来一场场思辨盛宴,现场气氛持续升温,腾讯视频直播的围观人数也在不断刷新:““10万了!”“15万!”“18万!”……弹幕也不断滚动:好有活力”“果然讲得深入浅出”……同时,法律人的朋友圈也被刷屏。直至演说会结束,腾讯视频直播的围观人数已超过21万。

演说会结束了,PLUSER们却迟迟不愿离开,拿着手机在舞台上各种合影自拍,晒图发朋友圈,充满了不舍和感恩。李捷表示,自己非常喜欢PLUS演说会,因为在这里可以不设限地进行交流,外表高冷的她还少见地表现出了伤感:几个月来,改稿子,做PPT,好像已经成了必修课,和小伙伴们的碰面也成了每周的期待,一朝落幕,几许不舍。

作为PLUS演说会的发起人,李则立很欣慰,也很惊喜:从第一届只有二十几个人报名,到如今能有21万人围观,PLUS演说会不仅见证了法检青年人的成长,其自身也在不断成长。

【观察思考:邹碧华精神传承的土壤】

本报记者 严剑漪

庭前独角兽三岁了。

每个微信号都有不同的诞生日,庭前独角兽有一些特别,它原属于一个优秀的法律人——上海高院原副院长邹碧华,20151月,在邹碧华去世后,上海高院团委以他生前的这个微信名为名,开设了庭前独角兽微信公众号。

每个公众号都有自己的定位,庭前独角兽也一样,只有目标清晰了,路才可以走得更远。

邹碧华精神是庭前独角兽的灵魂所在,追求卓越是它的形式。当所有人都在讨论如何增加粉丝的时候,庭前独角兽慢慢在积累自己的专业社群。追忆独角兽”“法律人生”“青年演说会”……不同的栏目一个个被确定下来:追忆独角兽栏目讲述邹碧华的故事,法律人生栏目邀请老一代法院人口述历史,青年演说会栏目为法院青年人搭建一个表达、交流思想的平台,而青年演说会渐渐演变成了PLUS

三年来,来自不同领域的年轻法律人源源不断加入PLUS演说会,加入庭前独角兽这个平台,演说会的展示形式不断创新,传播途径也不断突破,记者看到,本届PLUS演说会采取网络直播,获得了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还有不少观众在演说会后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

颜值最高的法律人演说会,没有之一

原来法检人也可以这么时尚!

一些PLUSER还收到贺电

这么多人关注,你们火了!刘彬华在朋友圈里调侃道,我以后也可以吹牛说自己是有过20万人观看的人气男主播了。

“PLUS演说会之所以受到青年的喜爱,在于它专业化的活动定位、开放式的主题选择、个性化的表达方式以及时尚感的表现形式,我觉得可以用思想碰撞青年成长这两个关键词来概括。演说会现场,上海高院副院长郭伟清这样评价,如果有人问我法律这个职业最具魅力的地方是在哪里,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那就是思辨。思辨是每一个法律人追求真理、实现表达的方式,也是PLUS演说会追求的目标。与此同时,青年法律人担负着法治建设的重任,PLUS演说会对于他们来说,是自我展示的平台,更是自我突破的平台。能够克服内心的紧张和恐惧,登上舞台完成演说,是一次成功的自我实现,可以说,PLUS演说会是一个能力培养的训练场。

郭伟清也告诉记者:我们相信,随着PLUS演说会不断发展,逐渐形成品牌,会吸引越来越多的青年法律人加入进来,庭前独角兽精神将感染更多法律人。

一场演说会结束了,但对法律的思考才刚刚起步,如果有一批人可以执着地走在法治中国的道路上,可以唤醒身边的人一起同行,可以用最自然而然的方式,在未来的杰出法律人心中播下一颗种子,那么中国法治的未来何愁不美好呢?

PLUS,它是庭前独角兽举办的一场演说会,更是培养如邹碧华般优秀的法律人群体的土壤。

来源:上海法院网
责任编辑:上海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