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被丢弃的宝贝有了“新家”
作者:上海法院  发布时间:2018-05-29 10:24:06 打印 字号: | |

/Users/fengmiaomiao/Desktop/屏幕快照 2018-05-29 上午10.11.13.png报记严剑漪 讯员 龙梦

在很多父母的眼中,孩子是上天赐予的礼物,是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的珍宝。然而年仅2岁的乐乐却没能享受到这样的呵护和关爱,年幼的他被母亲王莎狠心丢弃在一个小区的楼道里,然后母亲不知所踪。当公安机关千辛万苦找到乐乐父亲袁旺时,父亲却决然地不愿将可怜的乐乐领回。近日,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法院撤销了乐乐父母的监护权,指定安徽省颍上县社会(儿童)福利院作为乐乐的监护人。

1 被丢弃在楼道的男孩

2015624日上午,上海市宝山区泗塘派出所的电话铃声不断响起,一名老太报警,称她在紫阳小区46号楼一楼的楼道里发现了一个2岁左右的小男孩,几个小时过去了,孩子始终处于无人照顾无人认领的状态。

民警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很快在楼道里发现了一个正坐在地上的男孩,男孩身旁放着一个包裹,包里塞着奶瓶、尿不湿等物品。民警在孩子的周围仔细检查,没有发现任何与孩子及孩子家长有关的信息。

接着,民警向一楼两家住户了解情况,101室住户表示家里人都在睡觉,对孩子的情况并不知情,而102室敲门后,却无人应答。

此时,男孩突然哇哇大哭,民警摸了一下孩子的额头,孩子明显有点发烫,赶紧将孩子送去了医院。

经医院的全面检查,男孩除了发烧导致身体虚弱之外并无大碍,只需精心护理一段时间即可。见孩子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民警尝试与小男孩对话,想从孩子的口中探寻其家人的信息,无奈2岁的孩子才刚刚牙牙学语,根本无法表达清楚意思。一无所获的民警只好折回紫阳小区46号楼继续探寻。

46号楼是一栋老式居民楼,外地租客较多,平时邻里之间的交流很少,民警几乎询问了整栋楼的住户,但住户们纷纷表示不清楚情况,民警只得转而求助小区居委会,但仍然无人知晓这个孩子的任何情况,更不要提确定孩子的父母了。

山穷水尽之时,派出所的报警电话再次响起,这回是紫阳小区38号楼的一位业主打来,他自称是小区38号楼101室的房东,认识46号楼道被遗弃的孩子,因为孩子的父母曾租赁过他的房子。

原来,孩子名叫乐乐,父亲叫袁旺,母亲叫王莎,此前曾租住在该小区的38号楼101室。乐乐还有一个奶奶,住同一小区,地址正是一直无人在家的46号楼102室。房东告诉民警,几个月前袁旺将房子退租,夫妻俩的去向无人知道。

民警立即拨通了当初袁旺和王莎租房时留下的手机号码,没想到一个手机号码已停机,另一个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一个星期后,民警打听到了乐乐奶奶李华的联系方式。李华接到民警的电话时并没有诧异,她回答,自己近期一直在老家居住,孙子的情况她不了解,袁旺的电话她也打不通,她只能提供一些袁旺可能会去的地方。

当民警询问这位奶奶是否愿意将乐乐接回家时,李华的回答令人心寒:这是我儿子和儿媳的事情。说完,李华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2狠心母亲抛下孩子

20151224日,民警终于在上海市宝山区某海鲜城饭店找到了正在打工的袁旺。看着眼前不善言辞、老实本分的男人,民警很难想象这是一位抛弃亲生孩子的父亲。

1986年出生的袁旺是安徽颍上县人,7年前,25岁的袁旺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认识了王莎。也许因为同是安徽老乡,袁旺和王莎很快熟稔起来。渐渐地,性格有些内向的袁旺被外表靓丽、性格开朗的王莎所吸引,王莎也对老实可信的袁旺心生好感。很快,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

20126月,王莎发现自己怀孕了,袁旺得知这个消息后有些手足无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此刻的他既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抚养孩子,也没有做好一名父亲的心理准备。但王莎却不认同袁旺的想法,她渴望孩子的诞生,觉得孩子能够让平淡的生活带来欢笑。袁旺拗不过王莎,最后同意王莎将孩子生下来。

王莎的肚子一点点凸显出来,袁旺和王莎立即赶回安徽老家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同时,袁旺拿出自己的所有积蓄举办了婚礼,并承担了生活的日常开销,王莎则辞了工作,安心在家待产。

20132月,乐乐出生了。一个可爱男孩的到来,让袁旺和王莎开心不已,听着妻子和孩子的欢笑声,袁旺觉得自己成了世上最幸福的男人。然而很快,愁云开始密布,儿子的出生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小家庭开始捉襟见肘,原本不多的积蓄就消费殆尽,王莎不得不外出重新寻找工作。

2014年春节后,王莎开始外出上班,由于经常外出应酬客户,引起了袁旺的不快,而当王莎邀请丈夫与她一起前往应酬唱歌时,袁旺又一概拒绝,于是,王莎的失落和抱怨也逐日增多。性格的差异、生活中的琐碎矛盾,最终导致夫妻分歧越来越大,袁旺希望小家庭的日子平平淡淡细水长流,王莎却觉得生活需要浪漫和激情,她开始嫌弃丈夫的乏味、沉闷、不求上进。最终,王莎早出晚归,有时甚至夜不归宿。

一天晚上,乐乐突然发烧了,袁旺想让王莎早点回家,但电话那头的声音始终只有一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第二天一早,袁旺前往妻子单位,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妻子的一句:我们离婚吧。

袁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莎再次重复了那句话:离婚吧,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没意思。

我从来没想过离婚,我不同意。袁旺很生气。

当天晚上,王莎回到家,再次向袁旺提起离婚的事儿:不是真离婚,我只是想再感受一下以前的浪漫,离婚后你再追我一次,到时候我们再复婚,而且我们还有乐乐呢,我舍不得的。

袁旺信以为真,点头同意了。

20153月,王莎和袁旺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孩子乐乐由袁旺抚养。为了让离婚更逼真,王莎搬出了和袁旺一起住的屋子。令袁旺没想到的是,自那以后,王莎再也没有和他提过复婚的事,甚至更换了手机号码,人也彻底消失了。

前妻的欺骗与离开让袁旺备受打击,他发疯般地四处寻找王莎的足迹。王莎的QQ、微信朋友圈,袁旺每天翻看无数遍,只要是王莎可能去的地方,他有空就会过去寻找,至于王莎的朋友,袁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询问。不久,袁旺退租了和王莎曾经一起居住的屋子,自己暂时住进了单位的集体宿舍,而乐乐则完全托付给了母亲李华。

残存一线希望的袁旺不断寻妻。有一天,他发现王莎在QQ空间里更新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她所在的背景正是以前妻子曾经工作过的一家服装店。袁旺立马飞奔到服装店,从白天等到了黑夜,无奈,王莎根本不肯见他。

2015623日,袁旺带着乐乐再次去找王莎,打算将孩子交给王莎照顾,希望王莎看在孩子的份上和自己重新和好。

看到许久未见的儿子,王莎有些动容,她让袁旺留下孩子,并答应会考虑复婚的事情。但第二天一早,王莎就反悔了,她要求袁旺将儿子接走,并明确表示不可能复婚。此时的袁旺才知道,王莎早已不是属于自己的那个妻子了,她已经再婚,再婚的丈夫坚决不同意王莎带着前夫的孩子共同居住。

再一次的欺骗彻底击垮了袁旺,他和王莎大吵一架,随后丢下乐乐扭身就走。王莎也不买账,很快带着乐乐前往紫阳小区46号楼102室李华家,在敲门没人应答的情况下,王莎狠心地将孩子留在了门口。王莎不知道,624日那天,紫阳小区46号楼102室无人在家,此后很久,这个屋子里都没有人再居住。

3伤痛延续到下一代

在袁旺的记忆里,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父亲袁道和母亲李华时常吵架。2002年,袁道和李华因感情不和离婚,袁道卖掉了家里的宅基地,随后离开了安徽,受离婚打击的李华也和朋友相约外出打工。

看到一心想要离开伤心地的母亲,还在念初中的袁旺只得辍学,跟随李华前往上海。母子两人来到上海后,袁旺在上海崇明区的一家饭店里找了份服务员的工作,母亲李华则通过朋友介绍在家政服务公司上班。

2008年,李华认识了出租车司机老陈。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后,李华决定和老陈组建家庭,在简单宴请了一些亲朋好友后,李华便搬到宝山和老陈一起居住,此时的袁旺不得不再次跟随母亲来到宝山,在同一小区另租了一间小屋。

乐乐出生后,作为奶奶的李华常常过来帮儿子照顾孙子,老陈对此颇有微词。为了不让老陈生气,李华只得趁老陈不在家的时候将孙子接来照看。儿子儿媳离婚后,李华彻底接过了照看孙子的任务,斟酌再三后,李华向老陈隐瞒了儿子离婚的事情,只说儿子儿媳有事外出,暂时需要帮忙照顾下孙子。无奈纸包不住火,老陈终于还是知道了袁旺离婚的消息。

你让你儿子把乐乐接走吧,你身体不好,又有糖尿病,老往医院跑,哪有精力帮他带孩子。他是乐乐的爸爸,理应让他接回家养!老陈咕哝道。

儿子现在的情况你也清楚,他住集体宿舍,一个月收入就2000多,他哪来心思管孩子呀!李华说。

那你就帮他养着?我跟你说,王莎肯定不会再回来了,乐乐一直让我们带着也不是个事儿。我不管,你让袁旺来把乐乐接回去,孩子马上大了,我这一室一厅也住不下。老陈发飙了。

李华自知老陈主意已定,多说无益,只好叮嘱儿子袁旺早些来将乐乐接走。可是,半个月过去了,李华催了多次,袁旺却迟迟不见动静。老陈不开心了,又和李华吵了多次。

2015623日,老两口的争吵再次发生。这回,老陈向李华下了最后通牒:再不把乐乐接走,咱们也别过了,离婚!

一气之下的李华抱着乐乐来到袁旺宿舍,将乐乐交还给袁旺,随后自己买了张火车票赌气返回了安徽老家。当民警好不容易联系到李华时,李华才知道,自己的孙子乐乐竟然被丢弃在了楼道里。

当民警让李华把乐乐领回家时,李华拒绝了:我丈夫因为这事正和我闹离婚,我已经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没有退休工资,没办法养活我的孙子。

2015715日,由于一直无人认领,乐乐被转至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

201512月,民警找到袁旺,多次要求他将乐乐接回抚养,却遭到袁旺的拒绝:我现在没地方住,工作说没就没,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更没能力照顾好孩子。

20166月,袁旺因不愿将儿子乐乐接回抚养,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警告。

20169月,民警前往王莎的安徽老家,但王莎不在家,民警见到了王莎的父母。在说明来意后,王莎的父亲直白地告诉民警,女儿已经多年没回家,也从来不和家里联系,对于抚养外孙,他们没有能力,也不愿意承担这个抚养责任。

之后,民警又多次要求袁旺将乐乐领回抚养,并明确告知他拒绝抚养孩子将被追究刑事责任。然而,袁旺始终没有出现。

20176月,宝山法院以遗弃罪判处袁旺有期徒刑一年。在此期间,王莎一直下落不明。

4福利院当起家长

转眼间,乐乐被送至儿童临时看护中心两年了。

从一个2岁的小男孩慢慢长大成为即将入学的学龄儿童,乐乐得到了看护中心的照顾,但由于没报户口,即便到了上学年龄,乐乐也无法正常入学。

如何让乐乐尽快脱离无人监护的状态?如何让乐乐今后正常地生活和接受教育?儿童临时看护中心决定为乐乐找一个新家

20179月,儿童临时看护中心向宝山法院递交诉状,要求撤销袁旺、王莎监护人资格,请求指定安徽颍上县社会(儿童)福利院为乐乐的监护人。

2018115日,宝山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庭审中,对于儿童临时看护中心递交的申请和证据,袁旺均表示没有意见,同意撤销自己对乐乐的监护权。宝山人民检察院出庭支持儿童临时看护中心的申请。王莎经法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

宝山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袁旺、王莎对年幼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乐乐负有抚养义务,但两人拒绝抚养,未尽到监护责任。为保护被监护人乐乐的身心健康及生命健康权、受教育权等民事权利,法院依法准许儿童临时看护中心撤销袁旺、王莎监护资格的申请,指定安徽颍上县社会(儿童)福利院为乐乐的监护人。

判决后的第二天,乐乐从上海乘高铁去了安徽的新家。

目前,乐乐已经在安徽开始了自己的全新生活,他努力适应着新家的环境,这里不仅有爱他关心他的福利院老师,更有和他聊天欢笑的新朋友,一个五岁的小男孩脸上终于绽开了笑容。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普法讲堂

监护权是亲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父母监护自己的孩子是法律明确规定的义务。随着社会对儿童个体权利的重视,保护儿童的观念也在不断发展,尊重儿童的权利,以儿童利益最大化为原则的观念正深入人心。孩子不再是父母的附属品,监护孩子也不再是家务事,当父母失职侵犯儿童的权益时,相关部门将采用及时的救济手段解救孩子,失职父母的监护权也可能被依法剥夺。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父母没有意愿抚养子女而被撤销监护权的案件。在乐乐母亲下落不明、父亲拒绝抚养、其他亲属又不愿担任监护人的情况下,为使乐乐尽快脱离无人监护的状态,公安、检察院、法院、司法行政和民政部门等前后沟通合作,共同努力帮助乐乐走出困境,为他找到一个新家

本案也是上海市首例顺利实现国家监护跨省接力的典型案件。目前,各地撤销失职父母监护权的案件不断涌现。孩子父母被剥夺监护权之后的再次监护也成为社会各界共同关注的问题,剥夺孩子父母的监护权不是目的,只是手段,为孩子营造一个更加健康的成长环境才是终极目标。当然,如何让撤销监护权的孩子尽可能及早回归家庭享受正常生活,还需要家庭、社会、政府相关部门协同配合,形成保障困境儿童利益的合力,制定出切实可行的配套措施,这样才能真正撑好儿童权益保护伞。

来源:上海法院网
责任编辑:上海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