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上海一中院四任法官接力八年 数百老人的“养老钱”执行到位
作者:上海法院  发布时间:2018-08-08 14:24:20 打印 字号: | |

上海一中院 李潇 上海法治报 夏天

近日,一个好消息传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一中院”)执行局——被执行人湖南岳阳某公司的全部股权,已在网上拍卖成交,成交金额5864万元!

上海一中院的执行案件,通常涉案金额大,案情复杂,然而在所有的执行案件中,还没像此案一样让整个执行局上下为之沸腾的。

因为这笔钱,是七、八百名被害人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是占被害人数逾半数的老年人的养老钱。这起案件,经四任执行法官“接力执行”,如今终于执行到位,被害人财产得以最大限度地追回,压在执行法官心头长达七八年的担子终于卸了下来。

一起集资诈骗案

数百位老人的养老钱几乎“打水漂”

“完了,这钱是彻底要不回来了!”得知被骗后,独居老人钱老伯瘫坐在地。

事件回溯到2005年。被告人黄某等以“创投企业”为名,吸收公共投资人资金,先后注册多家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经营非上市公司股份,从中获利。

黄某的骗钱套路,是让公司员工通过随机拨打电话、向亲友介绍等方式,吸引公众投资,还多次在上海、安徽、浙江等地组织召开讲座、推介会,并通过网络、媒体等对公司进行虚假宣传,制造公司机构庞大、实力雄厚、投资专业等假象,使公众误认为投资上述公司能够得到丰厚且无风险的回报。

黄某利用上述方式,聚集了大量的社会资金,并将资金用于非法经营活动。

本案涉案金额巨大,被害人数量众多,其中被害人中相当多的是老年人,他们本想将养老金用于投资,却没想到卷入集资诈骗的陷阱。

2010年,上海一中院对这起集资诈骗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黄某因犯集资诈骗罪、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违法所得1.77亿余元及利息予以追缴,发还各被害人。

案发后,黄某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是被害人被骗走的钱怎么办?还能不能要回来?这成为全社会尤其是被害人最关心的问题。

2010-2016年:

四任法官接力 千里追回6000

为被害群众追讨血汗钱、养老钱的艰巨任务,落到了上海一中院执行局肩上。从立案开始,他们就知道这是一条艰难而又持久的执行路,他们明白:这笔钱能不能最大限度地追回,直接关系到被害人的生计,关系到全社会对于公正的信仰和对法院执行工作的信任。

该案诈骗金额达1.77亿元,被黄某投资到各领域,资金分散且去向不明,执行难度很大。

2010年至2016年,上海一中院执行局充分发挥“想尽千方百计,说尽千言万语,走尽千山万水,吃尽千辛万苦”的“四千”精神,竭尽全力最大限度维护好被害人的权益。

期间,该院因法官退休、岗位调动等,更换了四任执行法官,但是该案的执行不但没被耽搁,反而如一项庄严的使命一般,始终被扛在执行法官的肩上。

南下海南,北上辽宁,六赴鞍山,五赴安徽,一次次的调查取证,一次次的评估招商……经过六年的执行接力,四任执行法官不懈努力,追回赃款6000余万,并一一核实被害人名单,进行了及时发放。

拿回部分赃款后,被害人派代表向上海一中院执行局赠送锦旗表示感谢。上海电视台曾拍摄制作的专题片 《追款接力战》,还原了该案的执行过程,播出后曾引起较大社会反响。

然而,目前接力执行该案的张华松法官很清楚,赃款还有一大部分没有追回来,这可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啊!所幸,在查控的被执行人黄某的财产中,还剩下一块最大的“蛋糕”,如果能顺利执结下来,被害人的受偿率将会得到极大的提高。

2016-2018年:

股权以5864万元拍卖成交

这块最大的蛋糕,就是黄某投资收购的湖南岳阳某公司的全部股权。

被害人方面曾私下联系江苏常熟一家公司,想将该股权直接过户给这家公司,但被上海一中院予以否决,原因是按照法律规定,股权交易必须走公开拍卖的程序。

另外,上海一中院执行局在2011年曾委托专业的评估机构对该股权和房产分别进行了评估,并先后两次公开拍卖,但因该财产价值未获充分认可,导致无人竞买,未能拍卖成交。

“卖不掉就租出去,将租金收益发还被害人。”拍卖的方式行不通,执行法官王胜军在征得被害人同意后,选择“放水养鱼”,将该房产以一年300万元的租金出租,截至目前租金收益达1000多万元,并已发放至被害人。

考虑到经过多年沉淀,湖南岳阳某公司的债权债务比较清晰了,拍卖股权变得可控,张华松法官决定重新启动拍卖程序,将该公司股权拍卖。

据了解,该公司名义上唯一的资产就是四层大楼的房产,张华松之所以决定拍卖股权而不是房产,是经过了一番细致考量的:

“一方面,股权的评估价格高于房产,且股权过户比较清晰,另一方面股权过户的税要远低于房产,为使被害人利益最大化,我们决定拍卖股权。”

通过积极有效的网络宣传和多次招商,很多企业参与竞买,最终全部股权以5864万元的价格成交,买受方如期将上述款项汇至法院代管款账户,法院在扣除拍卖费用后,正陆续向被害人进行发放。

至此,该起长达八年的集资诈骗执行案宣告顺利执结,被害人财产得以最大限度地追回,上海一中院执行局终于兑现了对被害人的承诺,压在心头长达八年的担子终于卸了下来。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这块硬骨头终于被啃下来了!”听闻这个消息,被害人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表示感谢。

法官说法

执行苦与累不足道 百姓的利益挂心间

案子顺利执结,回忆起执行过程中发生的故事,跟被害人打交道的一件小事至今牢牢记在张华松法官心里。

两年前,也就是6000万元执行款刚下来的时候,王老伯通过敬老院的电视看到一则新闻,法院正在向被害人发放执行款,再仔细一看,王老伯发现,把自己养老金都骗光的就是这起案子!

随后王老伯用敬老院公共电话拨通了张华松法官的电话:“张法官,我被骗走的钱要回了吧,怎么没有人通知我领钱啊?”

张华松向王老伯了解了基本情况后,通过验证身份信息,确认王老伯也是该起集资诈骗案的被害人之一。原来,王老伯虽然在被害人名单上,但却没有留下住址和电话等任何联系方式,法官一直通过各种渠道试图联系上他。

张华松立即让法官助理刘新建与王老伯进一步联系,很快将10余万元执行款发还给了王老伯。

“这个案子我感触最深的是,在执行过程中经常遇到很多曲折和辛苦,遭到被害人的质疑和不理解,但是执行法官要始终把百姓利益放在第一位,被害人拿到钱款后的笑容就是对我们执行工作的最大肯定。”张华松说道。

今年是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用两到三年的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决胜之年,上海高院召开基本解决执行难“夏日决胜”大会战,号召全市法院以高昂的士气向“执行难”发起冲锋。记者从上海一中院获悉,该院执行局干警正加班加点,集中力量攻克老案、难案。执行之路虽充满荆棘,但是上海一中院一直用实际行动兑现对人民群众的庄严承诺。正如该院执行局汤兵生局长所说,“只要申请执行人的权益还没有全部兑现,只要受骗群众的钱款还没有最大限度追回,执行就一直在路上,不会停止。”

来源:上海法院网
责任编辑:上海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