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与时间赛跑,“复活”4起终本案件 上海三中院借助网络查控系统查找终本案件被执行人财产
作者:上海法院  发布时间:2018-12-12 14:24:14 打印 字号: | |

上海三中院 牛贝 上海法治报 张叶荷

攻克“执行难”,执行法官有很多“利剑”。其中最重要的一把剑,是执行法官们“不抛弃、不放弃”的攻坚精神。他们穷尽手段,反复查控,搜寻财产。即便对于那些无法找到任何财产线索的“终本”案件,他们也不放弃任何一个“复活”的可能。

近期,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三中院)的执行法官就成功复活了4起“终本”案件。

无奈:4起执行案件只能被“终本”了

20175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依法判决4起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案件,被告同为浙江某自行车公司。可是这家公司消失得很彻底,缺席审理、缺席判决,法院判令该公司需要承担的赔偿近10万元的义务当然也没有履行。今年年初,4起案件胜诉的当事人根据管辖规定,向上海三中院申请执行。案件进入执行阶段。

执行法官发现该公司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根据该公司的注册地址“按图索骥”,扑了一个空。而申请执行人也无法提供出该公司的更多信息和财产线索。

这类典型的执行不能案件,只能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进入“终本”的池子,等待“复活”。

惊喜:公司开庭信息“浮出水面”

案件到了法官助理庞曦阳手里。庞曦阳保持着一个良好的习惯——在将这些被执行人的名称纳入系统查控的同时,也一个不漏地添加到“天眼查”“企查查”等商业信息安全工具的监控列表中,但凡这些“老赖”企业在APP上有什么风吹草动,软件就会发出预警信息。他时常在上下班等公交、地铁的时候打开看看,时不时地会有一些收获。

细心的庞曦阳将这个公司加入了“天眼查”跟踪名单。

“叮咚”,今年11月初,当庞曦阳打开软件,有一条预警信息蹦了出来,是关于这家公司的! 点开详情,发现该公司有一条开庭信息,案由为买卖合同纠纷,该公司是案件的原告,这个案子今年111日在浙江慈溪法院浒山镇法庭开庭。

看到这一信息,庞曦阳兴奋不已。由于“天眼查”上显示的信息非常有限,为了了解该案的更多信息,上海三中院的执行团队迅速出动。

1112,他们来到慈溪法院。经查,该案双方已通过调解方式结案,双方约定被告佛山某自行车有限公司应支付该公司货款95000元,款项于1125前履行。

95000元,这不恰好满足4起案件的执行标的额吗?这个数字着实让执行人员高兴了一番。

曲折:银行账户不一致

眼瞅着4起案件“复活”有望,可调解书上写明的银行账号让大家一愣,这并不是该公司账号,而是一个个人账号,而一旦第三人向被执行人指定的案外人履行义务,追索程序将非常复杂。怎么办?只能快马加鞭赶赴佛山,让履行到期债务人——佛山某自行车有限公司将款项汇入法院代管款账户。

当天,另一组执行人员立刻赶赴广东佛山向履行到期债务人——佛山市某自行车有限公司送达了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要求其停止向浙江某自行车公司履行,并限期将上述款项转到法院代管款账户。佛山某自行车公司非常配合法院工作,上述款项已于1124到账。至此,马不停蹄的奔波终于有了收获。

“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的努力,对工作决不放弃的责任感,我们无论如何都要不到这笔赔偿款了!”申请执行人向执行人员连声道谢。

法官说法

终本案件是可以恢复的,需要各方配合

4件终本案件的被执行人是浙江某自行车公司,从诉讼过程来看,该被执行人在诉讼阶段就已经准备“赖账”了,其在诉讼阶段变更住所地,后经调查,该住所地实际是一“虚拟”地址;该公司原两名股东在诉讼阶段将股权转让给两名“高龄”的老人,且由其中一位老人担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另一位则担任公司高管。在执行阶段,该公司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采取限制消费等措施,事实上也无法起到督促被执行人自动履行的作用,执行法官先后两次前往浙江当地调查被执行人的工商、车辆、房地产等,均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也未发现被执行人的实际经营地,申请执行人也无法提供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在这种情况下,申请执行人同意法院将上述4起执行案件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方式结案,也就是“执行不能”。

在实际执行过程中,法院会面对执行不能的情况。具体而言,当法院穷尽一切手段,最大限度利用已有的资源进行查找,都未能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同时,也依法对被执行人采取了信用惩戒、限制消费等措施,但仍然无法实际执行到位,在这种情况下,就属于客观上的“执行不能”。

事实上,终本案件是可以恢复的,在这个过程中既需要申请执行人多关心,及时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同时,法院也会一直关注被执行人的财产变化情况。以该案为例,法院一直安排专人负责定期在网络查控系统查找终本案件中被执行人的财产,一旦发现财产线索,执行法官会通知申请执行人并立即恢复执行。上述4起终本案件之所以能恢复执行,是法院在日常案件排查中发现了被执行人的关联案件信息,通过调查核实后,确认被执行人对第三人有到期债权。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61条,被执行人不能清偿债务,但对本案以外的第三人享有到期债权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请执行人或被执行人的申请,向第三人发出履行到期债务的通知(以下简称履行通知)。该履行通知必须直接送达第三人。

本案中,执行法官从发现到期债权的存在,到将履行通知直接送达第三人,这段时间内,该第三人并未向被执行人指定的案外人履行95000元,否则,申请执行人要追索这笔执行款,需要走相当复杂且漫长的诉讼程序。这其中,既有上海三中院执行工作机制的保障,也有各方面的密切配合,确保了执行的效率和效果。

(法官助理 庞曦阳)

来源:上海法院网
责任编辑:上海法院